2017中国(广州)国际机器人、智能装备及制造技术展览会"将于2017年08月27—29日在广州中国进出口商品交易会展馆隆重开幕。

查看更多

参展商报道:2017年8月25日—26日 09:00—17:00

开展时间:2017年8月27日—29日09:00—17:00

查看更多

机器人及其相关展示范围
工业机器人整机:
特种机器人
服务机器人
娱乐机器人
无人机术

查看更多
热丽拥有国内时间最早、人数最多、专业最精、实力最 强、领域最广的研发团队,是名正言顺的平面发热材料 和碳纤维复合材料领域的行业翘楚...
查看更多
强大的研发团队:热丽拥有国内时间最早、人数最多、专业最精、实力最强、领域最广的研发团队,是名正言顺的平面发热材料和碳纤维复合材料领域的行业翘楚。(现有成员60名,其中院士3名,教授33名,副教授14名,研究员7名,助研2名,技术管理人员4名)。
查看更多
作为第一个将碳纤维平面发热技术应用到多个领域的高新技术企业,热丽深知放开合作的重要性,并一直秉承该理念与各方专业机构进行合作,并从多年的合作实践中积累了充足的经验,保证合作有效进行及合作收益的合理分配。热丽将一直秉承开放合作的态度期待与社会各界力量合作,推动事业发展。
查看更多
免除现场排队登记:现场凭登记确认函,即可换领参观证直接入场。
市场零距离:您将定期收到新闻通讯,随时掌握市场动态和企业资讯!
直击目标客户:您将有机会与目标客户洽谈预约,拓宽您的业务和人脉!
查看更多
1、观众可凭各展览会办展单位发放的参观券或门票进馆参观。
2、观众应按照办展单位的要求凭办展单位发出的邀请信到办展单位指定观众报到处换发参观证件。
3、观众应遵守展馆的有关规定,展馆全馆禁烟,并不得随地乱扔垃圾、吐痰等,共同维护展馆优美的环境。
查看更多
地铁: 8号 新港东、琶洲 凤凰新村←→万胜围 06:15-22:40 6元
公交: 137 琶洲、琶洲大桥南 动物园南门(总站)←→新洲总站 06:15-21:45 2元
139 琶洲、国际会展中心 东圃客运站(总站)←→海珠客运站总站 06:00-22:00 3元
查看更多
践行公益,温暖大众 自创立以来,热丽科技集团便将"社会公益"写入企业 编年史,数年来,从青藏高原,到大西北,从四川盆地, 到京津冀.......
查看更多
热丽科技注册于上海市工商局,是一家专业致力于 新型碳纤维复合发热材料研发、生产、安装、服务的高科 技企业,是第一个将碳纤维技术应用到民用采暖领域的 高新技术企业。
查看更多
可再生资源 不同于传统发热、取暖、干燥所采用的燃煤、烧气的模 式,采用以风力、水力、太阳能等为基础的电能,保护 了自然资源......
查看更多

光地展位不带任何设施,由参展单位自行或委托设计装修,申请光地展位面积最低不小于36平方米。

查看更多

中国进出口商品交易会展馆(琶洲展馆)分为A、B、C三区。
A区展馆占地41.4万平方米,建筑面积39.5万平方米,一、二层展厅13个,展示面积约13万平方米,室外展场面积2.2万平方米,于2002年底正式投入使用。

查看更多
地铁: 8号 新港东、琶洲 凤凰新村←→万胜围 06:15-22:40 6元
公交: 137 琶洲、琶洲大桥南 动物园南门(总站)←→新洲总站 06:15-21:45 2元
139 琶洲、国际会展中心 东圃客运站(总站)←→海珠客运站总站 06:00-22:00 3元
查看更多
021-58305033-8022
021-58305033-8028
查看更多

项目经理(急聘)

工作地:浦东新区东方路3261号B座29楼 部门:....

技术员(急聘)

工作地:浦东新区东方路3261号B座29楼 部门:研究部

查看更多
中国式的“机器人革命”?
工业机器人    发布时间:2016-5-31    来源:白洁明 互联网创业圈

如今,9台机器人在做着140名全职工人的工作:机械臂会从半成品堆中抓起水槽,把它们打磨得闪闪发亮,再把它们放在自动行驶的小车上,由其把这些水槽带到一个与电脑相连的摄像头前,进行最终的质量检验。

 

这家每天出口1500个水槽的企业在机器人上的投资超过300万美元。他们负责人表示:“这些机器比人力更便宜、更精确、更可靠。机器人从未毁掉一批产品。”他带着一丝苦笑补充说:“我希望未来能换掉更多人力。”

 

在整个中国南方沿海制造业地带,成千上万个类似的厂家正在向自动化转型。这是一场政府支持的、由机器人带动的工业革命,其规模之浩大是世界从未见过的。

 

自2013年以来,中国每年采购的工业机器人超过了其他任何国家,包括德国、日本和韩国等高科技制造业巨人。根据产业游说组织——国际机器人联合会(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Robotics,IFR)的说法,到今年底,中国将超过日本,成为全球运用工业机器人最多的国家。IFR总干事古德龙•利岑贝格尔(Gudrun Litzenberger)表示,中国颠覆性变化的速度是“机器人历史上独一无二的”。该组织的总部位于德国,这里是世界上一些顶尖工业机器人制造商的所在地。

 

中国技术转型仍有很长的路要走,目前中国每1万名制造业工人只有36部机器人,相比之下德国为292部,日本为314部,韩国则为478部。

 

不过,中国已经在改变全球制造业的面貌。在这一过程中,中国正在引发更大层面的疑问:新兴经济体还能不能指望依靠传统的发展道路致富?抑或机器人将会接手曾经让数亿人摆脱贫困的许多职位?

 

樱奥厨具副总经理陈从汉:“这些机器比人力更便宜、更精确、更可靠。”

 

这是一场由政府推动的“机器人革命”!

 

中国在工业机器人上的大举投入,源自一个迫切的经济问题:从上世纪80年代以来,随着中国向全球贸易打开大门,庞大而廉价的劳动力帮助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制成品出口国。迅猛的经济增长令数亿中国人摆脱了贫困,并随着劳动者从农村迁居城镇,转变了中国大片地区的面貌。

然而,日益壮大的中产阶层和人口老龄化导致中国的薪资水平不断攀升,削弱了中国的竞争优势。

 

中国的劳动力人口预计会从去年的10亿降至2030年的9.6亿,到2050年进一步滑落至8亿。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已经在2015年正式废止的一胎化的结果。

 

近年中国的中央规划者一直在推动自动化,作为填补劳动力缺口的一条途径。

 

他们承诺提供慷慨的补贴(由地方政府发放),为中国企业使用和建造机器人铺平道路。

2014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呼吁掀起一场“机器人革命”,首先改变中国,进而改变世界。他在对中国科学院的一次讲话中表示:“我国将成为机器人的最大市场,但我们的技术和制造能力能不能应对这场竞争?我们不仅要把我国机器人水平提高上去,而且要尽可能多地占领市场。”

 

工业机器人价格大幅下降而能力稳步增加,加速了机器人在中国乃至世界各地的进军。波士顿咨询预计:未来10年,工业机器人及其配套软件的价格将下降20%,而它们的性能将以每年5%的幅度提升。

 

现年40多岁的创业家刘晖正在充分利用中国的机器人繁荣。

 

2001年,他在广东佛山(一座拥有700万人口的工业城市)创办了自己的第一家工厂,制造廉价电风扇。随着企业逐渐壮大,他开始涉足正经的制造业,为中国家电品牌生产零部件。后来,由于看到了不断扩大的机器人市场中的机遇,他在2012年投身于新兴的机器人世界。

 

如今,刘晖从供应商(如瑞士-瑞典跨国集团ABB)进口机械臂,然后卖给中国制造商,并帮助把机械臂集成至客户的生产线。这是一项高度专业化的业务。他的大部分客户都是零部件制造商,他们为中国知名家电品牌(如生产空调、冰箱等家电的美的(Midea)、格兰仕(Galanz))供应电动机及其他部件。

 

过去一年,由于业务扩张速度非常快,以至于刘晖的工厂已经容不下正在装配的所有机械。他不得不在厂房外临时搭建棚子,存放用来支持一款2.3万美元的ABB机器人的组件。“情况变化很快,”他说,“劳动力成本年年上升,年轻人不想像父母那样在生产线上工作,所以,我们需要机器人来替代他们。”

 

典型的中国工厂画面仍可在很多地方看到:长长的流水线上,成千上万的工人埋头操作缝纫机,或是将一个个组件插入印刷电路板。但这种制造模式正开始被一种更为混合的画面取代:只在几个关键点上需要人工操作的半自动化生产线。

 

 


 

与此同时,中国正在扶持本土机器人制造商的发展。去年9月,在上海上市的塑料工业机械生产商宁波弘讯科技创立了一家子公司——广东伊雪松机器人设备有限公司(E-Deodar),其生产的机器人比ABB、德国库卡(Kuka)或日本川崎重工(Kawasaki)等跨国公司的产品便宜20%至30%。

 

伊雪松的工厂设在佛山,厂内有咖啡馆、放松区以及开放式生产线,看上去更像一家硅谷科技初创企业的办公室,而非传统的中国工厂。该公司35岁、头发竖起的技术总监张洪磊表示:“我们的全球竞争对手非常擅长制造机器人,但他们的成本较高,而且不是太懂本地客户的需求。”

 

张洪磊计划今年制造350台鲜艳的绿色涂装机器人,这些机器人将被用在塑料制品厂,每台售价在1.4万至1.8万美元之间;他希望3年后年产量达到3000台。“我们必须迅速行动,因为自动化是一项规模产业,”他说,“规模越大越好”。

 

国际机器人联合会的利岑贝格尔认为,购买了去年全球24万台工业机器人销量中的6.6万台的中国制造商,基本上仍偏爱购买国际品牌。但她预计这种情况将改变,尤其是在中国政府近年全力支持国内机器人产业的背景下。“他们发展得非常快,”她说。

 

在佛山市顺德区政府大楼(这栋宏伟建筑物的正立面用巨型石柱装饰,被当地人称为“白宫”)里,官员们正设法响应国家主席习近平主席的机器人革命呼吁。广东省已宣布,在2015至2017年向自动化产业投资80亿美元。

 

为了响应中央节俭办公的号召,顺德区经济和科技促进局副局长张鹏在这座大楼里的办公室最近缩减了面积。但工业自动化方面的预算未受影响。张鹏说,机器人对于克服劳动力短缺、帮助中国企业生产出品质更好、竞争力更强的产品至关重要。他以中国官员中不常见的直率口吻警告称:“如果制造企业不升级,他们将无法生存。”

“与机器的赛跑”

 

政府对于在生产线上集成价格越来越低、效率越来越高的工业机器人的支持,对于面临全球经济疲弱和国内需求放缓的中国厂商来说是个好消息。

 

但是,机器人革命的效益并不是全球平等共享的。

 

从印度到印尼,从埃及到埃塞俄比亚,发展中国家长期以来一直希望效仿中国、以及更早实现经济起飞的日本、韩国和台湾:鼓励农业人口进入制造出口商品的低成本工厂,从而刺激就业创造和经济增长。然而自动化的崛起意味着,工业化为下一批新兴经济体带来的就业机会很可能少得多。

 

“如今的低收入国家将不会有相同的可能性,即通过让农场劳动者进入工资更高的工厂来实现迅速增长,”美国投行花旗(Citi)和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的研究员在最近发表的关于技术变革的影响的报告《未来不同于过去》(The Future Is Not What It Used to Be)中得出结论称。

 

他们认为,不断上升的劳动力成本对中国而言是乌云中的一道曙光,因为它正在推动技术进步,就像18世纪英国工资上涨为世界第一场工业革命提供推动力一样。

 

与此同时,常驻香港的花旗经济学家蔡真真表示,亚洲和非洲一些工业落后的经济体面临着“与机器的赛跑”:竭力赶在被中国等工业化经济体日益壮大的机器人大军消灭之前,创造足够的制造业就业岗位。

 

但牛津大学的就业和科技业专家卡尔•弗雷(Carl Frey)警告说,如果不提供更好的教育和培养更多技能,发展中国家将难以利用制造业进步所带来的好处。

 

“科技日益以技能为底子,”他说,“许多发展中国家并没有形成熟练工人群体,所以他们不是很擅长采用这些新技术。”

 

波士顿咨询集团预测,在中国、德国、日本、韩国和美国的推动下,到本十年结束时,由先进机器人承担的任务比例将从目前的8%上升至26%。

 

这5个国家的机器人购买量将占到全球购买总量的80%。波士顿咨询集团的西尔金说,自动化的快速普及可以跟“人类学习曲线”和摩尔定律(Moore’s Law)之间的差别相提并论。

 

摩尔定律认为,运算能力每18个月至2年就会提升1倍。“即便你很优秀,人的生产率充其量每10年能够提高1倍。”他估计,相比之下,研究人员可以让机器人每4年把生产率提高1倍。“复合增长率意味着,随着时间推移,这会产生很大的差别。”

 

部分内容整理自外媒

 

 

历时一年,三大核心团队用极致的设计、独家的技术、上乘的工艺联手为您打造热丽第一款时尚单品。



9月中旬,谜底即将揭晓。


更多热丽科技集团信息,请扫描下方二维码。


联系我们
RoboIMEX咨询热线
010-82559001
中国(广州)国际机器人、智能装备及制造技术展览会
京ICP备010020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