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中国(广州)国际机器人、智能装备及制造技术展览会"将于2017年08月27—29日在广州中国进出口商品交易会展馆隆重开幕。

查看更多

参展商报道:2017年8月25日—26日 09:00—17:00

开展时间:2017年8月27日—29日09:00—17:00

查看更多

机器人及其相关展示范围
工业机器人整机:
特种机器人
服务机器人
娱乐机器人
无人机术

查看更多
热丽拥有国内时间最早、人数最多、专业最精、实力最 强、领域最广的研发团队,是名正言顺的平面发热材料 和碳纤维复合材料领域的行业翘楚...
查看更多
强大的研发团队:热丽拥有国内时间最早、人数最多、专业最精、实力最强、领域最广的研发团队,是名正言顺的平面发热材料和碳纤维复合材料领域的行业翘楚。(现有成员60名,其中院士3名,教授33名,副教授14名,研究员7名,助研2名,技术管理人员4名)。
查看更多
作为第一个将碳纤维平面发热技术应用到多个领域的高新技术企业,热丽深知放开合作的重要性,并一直秉承该理念与各方专业机构进行合作,并从多年的合作实践中积累了充足的经验,保证合作有效进行及合作收益的合理分配。热丽将一直秉承开放合作的态度期待与社会各界力量合作,推动事业发展。
查看更多
免除现场排队登记:现场凭登记确认函,即可换领参观证直接入场。
市场零距离:您将定期收到新闻通讯,随时掌握市场动态和企业资讯!
直击目标客户:您将有机会与目标客户洽谈预约,拓宽您的业务和人脉!
查看更多
1、观众可凭各展览会办展单位发放的参观券或门票进馆参观。
2、观众应按照办展单位的要求凭办展单位发出的邀请信到办展单位指定观众报到处换发参观证件。
3、观众应遵守展馆的有关规定,展馆全馆禁烟,并不得随地乱扔垃圾、吐痰等,共同维护展馆优美的环境。
查看更多
地铁: 8号 新港东、琶洲 凤凰新村←→万胜围 06:15-22:40 6元
公交: 137 琶洲、琶洲大桥南 动物园南门(总站)←→新洲总站 06:15-21:45 2元
139 琶洲、国际会展中心 东圃客运站(总站)←→海珠客运站总站 06:00-22:00 3元
查看更多
践行公益,温暖大众 自创立以来,热丽科技集团便将"社会公益"写入企业 编年史,数年来,从青藏高原,到大西北,从四川盆地, 到京津冀.......
查看更多
热丽科技注册于上海市工商局,是一家专业致力于 新型碳纤维复合发热材料研发、生产、安装、服务的高科 技企业,是第一个将碳纤维技术应用到民用采暖领域的 高新技术企业。
查看更多
可再生资源 不同于传统发热、取暖、干燥所采用的燃煤、烧气的模 式,采用以风力、水力、太阳能等为基础的电能,保护 了自然资源......
查看更多

光地展位不带任何设施,由参展单位自行或委托设计装修,申请光地展位面积最低不小于36平方米。

查看更多

中国进出口商品交易会展馆(琶洲展馆)分为A、B、C三区。
A区展馆占地41.4万平方米,建筑面积39.5万平方米,一、二层展厅13个,展示面积约13万平方米,室外展场面积2.2万平方米,于2002年底正式投入使用。

查看更多
地铁: 8号 新港东、琶洲 凤凰新村←→万胜围 06:15-22:40 6元
公交: 137 琶洲、琶洲大桥南 动物园南门(总站)←→新洲总站 06:15-21:45 2元
139 琶洲、国际会展中心 东圃客运站(总站)←→海珠客运站总站 06:00-22:00 3元
查看更多
021-58305033-8022
021-58305033-8028
查看更多

项目经理(急聘)

工作地:浦东新区东方路3261号B座29楼 部门:....

技术员(急聘)

工作地:浦东新区东方路3261号B座29楼 部门:研究部

查看更多
曾经的“金饭碗”深陷泥潭 沈阳机床艰难自救
数控机床    发布时间:2016/5/3    来源:中国机床信息网

这家老工厂是巡礼中国重工产业时必到的纪念堂,历时70年,它将如何在经济雾霾下寻找新希望?

东搬西建后,沈机集团搬迁到沈阳经济开发区,老旧的工厂全部拆除,建起了现代化的工厂   门口摆放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台机床”的提示,但这家曾经为共和国建设立下汗马功劳的企业,已经风采不在。

2016年3月21日下午5点,在沈阳机床有限责任公司的办公楼里,董事长关锡友刚从一个闭门会上下来,刚刚过去的几个小时里,他和北京来的专家、市里领导聊了一下午。关锡友并没有透露会议的更多细节,但脸色有些沉重。近几年东北经济断崖式下滑,沈阳制造业更是重灾区。沈机集团的日子也不好过。

“形势不好了就都来把脉,其实,我们一直在跟着国家的战略方向走。咋整?我们也在想办法。除了核心技术实力,啥都白扯。我们需要充分的自主权。”关锡友说。

最后一句是东三省很多大国企领导的心里话,只是似乎没几个人会如此公开讲出来。这个说话口吻带着浓重东北口音的辽宁人,已经在这家老国企工作了近30年。关锡友的无奈不无道理,这个曾让一家几辈人为之骄傲的国企,现在正广受诟病。

2015年,沈机集团下属上市公司陷入亏损,母公司不得不输血相救。

是什么让两三年前还创造了世界第一销售额的企业,一夜之间如此衰落?

答案在风中飘摇。

城市名片

在机床行业,沈机集团在计划经济时代的地位难寻其右。计划经济年代中国机床行业“十八罗汉”这家企业占了三家,沈阳市因为这家企业的存在而被称为“中国机床之乡”。

在过去的半个世纪的时间里,很多技术工人,甚至名校大学生都以挤进这家企业为荣。关锡友1988年从上海同济大学机械专业毕业后来到了沈机集团。他说,最开始他在中捷友谊厂当过5年的工人,车、钻、镗、铣都干过。

“我父亲也在机床厂工作,建国之前入厂的,当时,车钳铣是最好的工作。沈阳那时还流传着一句话,‘车钳铣,没法比’。”杨师傅说。杨是一名一线的老工人,1983年,杨师傅子承父业,刚刚19岁就进了机床三厂。

在没有东搬西建之前,沈阳的重工企业基本都在铁西区的北二路上。因此这条路也被称为重工一条街。90年代之前,正值北二路的鼎盛时期,马路两侧聚集了机床一厂、机床三厂、锅炉总厂、变压器厂、冶炼厂、重型机器厂等37家大型企业。这时,在沈阳只要提起在北二路上班,就等于抱上了“金饭碗”,虽然工资跟其他企业差不多,但是企业前景好,职工的福利也全,小到手套、肥皂、工作服,大到房子,应有尽有。

杨师傅的家到工厂骑自行车要半个多小时,每天早晨天刚亮,他就跨上自行车,后座绑着铁饭盒带上饭菜,冲向北二路。他回忆,当时由东到西浩浩荡荡的自行车流会把整条大路堵得水泻不通。

国家负责统购统销的大背景下,工厂的生产运营细化到每天都有规律与详尽的计划。这个时期沈机集团,更让人羡慕的岗位不是一线工人,而是销售。外界误以为东三省的大国企在计划经济年代没有销售人员,沈阳第一机床厂高级工程师李晓岩予以否认。他说,销售一直有,“只不过根本不用跑市场而已。都是按照国家调拨的,有的企业实在买不到,就着急找上面的人批条子,有时候我们就会在生产线上给他们挤出来一个。”李晓岩说。

在沈机集团有一个流传很久的故事:一个其貌不扬农民装扮的人,偷偷摸摸来到车间,工人们以为来找人无人理会。后来这人找到销售,张口就说要买机床,结果被销售一口回绝。

来人指着一排排新组建的机床问,“那不是有吗?”

“不卖,都是调拨的。”

“我拿现金买也不行吗?”说完打开随身带着的公文包,将几捆现金摞在桌上。即便这样也无济于事。

计划经济后遗症

1978年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吹响了市场经济转型的号角。但一个毋庸讳言的事实是,此后长达数十年的时间里,计划经济仍然长期支配着东北制造业的发展轨迹。尤其对于机床厂这些生产工业母机的装备制造业企业来说,企业的活动范围和资源配置也都由国家来决定。

上世纪90年代初,沈阳三大机床厂的固定资产净值仅为原值的39%,远低于全国工业平均62.6%的水平,20年以上役龄的设备占50%以上。到1992年,随着我国“拨改贷”、“利改税”等政策的实施,以及对外开放的力度进一步扩大,中国机床企业的生产环境急剧恶化。

风向一变,北二路两侧这些计划经济时代的“骄子宠儿”们开始减产、亏损、下岗、转产、被兼并。对于一线工人来说,最直观的感觉来自于工资。整个90年代,十年间,杨师傅的工资基本都在七百元,甚至出现一连几个月开不出工资的现象。往日繁华热闹的北二路上也开始逐渐衰败。每天上班的路上,再也没有了自行车交相拥挤热气腾腾的影像。取而代之的是欠薪、讨薪,纵横交错的横幅。往日热闹的车间,也成了僵尸车间,只剩机器上落着的厚厚灰尘。

北二路上的国有企业群体是另一个小社会。幼儿园、医院、商店都在一个生活圈内,国企像一个大家长,从生管到死。在这里,从来没有秘密,“当时,家家户户讨论最多的就是哪个厂子又倒了,你家有没有人下岗。”“十亿人民九亿商,还有一亿在观望。”这是90年代的真实写照。大多数机床厂退休的工人开始从事小商品贩卖,还有一部分虽然在机床厂挂着职,但基本已不来上班,有时会在外面找些零活维持生计。

1994年,进口机器设备关税壁垒拆除,机床产品的进口关税提前降至9.7%,数控系统的关税降至5%。涌入的进口机床使中国机床企业的生产环境急剧恶化。李晓岩回忆到,不是没有市场,而是产品跟不上市场。在大企业市场有进口机床,而在中小企业市场,一批反应迅速、灵活的“小机床”也在争抢地盘,“当时,在南方一对小夫妻买些零件就可以拼凑出一台机床,成本优势根本不是沈机可以比的。”

1994年,沈机集团被国务院确定为全国百户现代企业制度试点单位之一。在沈阳市政府的主导下,沈阳第一机床厂、中捷友谊厂、沈阳第三机床厂和辽宁精密仪器厂合作发起联合成立股份制公司——沈阳机床股份有限公司。不久后,四家企业合并而成的沈机集团成立。沈阳三家机床厂合并后有了统一的销售公司。机床的买卖中间会有一部分钱被销售公司提走,这样摊到机床厂的成本相比民企而言更高了。

1997年,关锡友成为中捷厂的厂长。当时中捷厂半年发不出工资,与关锡友前后进厂的80多名大学生绝大部分都辞职离厂,只剩下少数几个人。财务告诉他,整个厂子22个账号加起来不到5000块。

其实,拨改贷后每年上亿元的利息也成为无形的成本,牵扯着沈机集团的成本居高不下。李晓岩回忆,“1998年初,一厂根本没有钱了,贷款银行也不借。”

沈机集团的领导为了脱贫脱困,管理层开始指导全集团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这一时期,沈机集团的业务可谓五花八门,卖过冬虫夏草、纯净水,拍过电视剧,搞过房地产。甚至还有领导搞“全民销售”,由工人自己找亲戚朋友卖机床,然后自己给自己发工资。

从1993年到2002年,沈机集团经历了最困难的十年,这十年也被企业内部人士称为“黑暗十年”。

在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企业与政府研究所所长路风撰写的一份关于沈阳机床发展的报告中有详细的数字记载。十年时间里,沈机集团在岗职工数从27000多人缩减到11000多人,同时却没有进过一个大学毕业生和新员工。

历时一年,三大核心团队用极致的设计、独家的技术、上乘的工艺联手为您打造热丽第一款时尚单品。



9月中旬,谜底即将揭晓。


更多热丽科技集团信息,请扫描下方二维码。


联系我们
RoboIMEX咨询热线
010-82559001
中国(广州)国际机器人、智能装备及制造技术展览会
京ICP备01002014号